2019年9月9日星期一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管理 
 現在位置: 中國投資協會 > 信息動態






“生產托管”描繪現代農業畫卷
    開篇語 當前,農業社會化服務在引領小農戶開展適度規模經營、發展現代農業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壯大農業服務組織,大力開展面向廣大農戶的農業生產性服務,是推進現代農業建設的歷史任務。今天,《農業社會化服務版》與您見面了。在這里,您將與我們一同走近全國各地開展農業社會化服務的田野實踐,領略家庭經營基礎上實現的現代化、集約化農業生產的魅力;在這里,您將了解到國家推進農業社會化服務的政策舉措、最新動向,獲得最權威的政策解讀和專家意見;在這里,您將與我們共同見證新時代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健全發展的堅實腳步……第一期,我們將帶您走進山西省,探究以生產托管為主的農業社會化服務,是如何在短短幾年間在這片大地上迅速推開的。
 
    “你讓我托管經營,我讓你輕松打工。”“你在外放心掙錢,我在家幫你種田。”8月初,記者來到山西,一路從南向北,所到之處的鄉間地頭,這樣生動明了的標語隨處可見。田野里,成片連方的玉米齊刷刷高過人頭,生長中的玉米棒子精神地挺立在植株腰間。
 
    合作社理事長、農業企業負責人、農戶、村鎮干部,這些農業社會化服務各環節的承擔者,對他們眼中的這個“新事物”熱情支持,因為每個人都嘗到了甜頭——農業節本增效,綠色生產技術落地,農民省力增收……一幅充滿活力的現代農業圖景在這片大地上鋪展延伸。
 
    從2017年中央財政支持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項目首次在山西落地,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山西全省農業生產托管面積從幾十萬畝發展到890萬畝,探索形成的“洪洞模式”“壽陽模式”“屯留模式”“翼城模式”,取得了農戶、服務組織、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縣鄉政府的共贏效果。今年,中央財政3.5億元支持山西省繼續開展以農業生產托管為主的農業社會化服務,為全國支持資金最多的省,目前在全省81個縣已經推開,臨汾等5市整市推進。
 
    “山西農民重土情結很濃,農民一般都采取就近打工加種地的模式,這些年土地流轉一直很難推進,土地流轉率僅18%,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制約著以規模經營為基礎的現代農業發展。”山西省農村合作經濟指導處副處長敖軍說,“農業社會化服務實現了不用流轉土地也能規模經營,為山西現代農業的破題開辟了一條新路徑。”
    
    土地集中連片是關鍵
    
    只有服務規模經營的托管才能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
 
    來到山西壽陽縣嘉禾公司全程托管的萬畝集中連片玉米大地塊,首先會被一眼望不到邊的綠色海洋所震撼。道路另一側,矗立著公司科研、辦公的二層小樓,樓前,從意大利引進的4臺9行精密播種機、5臺深松犁和從美國引進的2臺大型籽粒收獲機一字排開。
 
    “這是最先進的播種機,這么大地塊幾天就能播完。而農民自己播,需要20多天的時間。”嘉禾公司負責人孫海濱告訴記者。每年清明剛過,農民為了趕農時就開始播種,一直要持續到5月1日前后,由于播種早,氣溫到不了玉米發芽的溫度,所以農民只能鋪地膜,而托管給公司的地塊,5月5日開始播也來得及,幾天就能完成。這樣不用覆蓋地膜玉米也能很好發芽。
 
    春播期間,如果用無人機從壽陽縣上空往下拍,嘉禾公司托管的萬畝大地塊綠油油一片,而其他的地塊上都是白花花的地膜。“地膜給土壤造成的損害是難以挽回的,在土壤中上百年都難以降解,導致地力越來越差。”壽陽縣農經中心主任王愛保說。
 
    實現不用地膜覆蓋,不只靠先進的農機,還有優良品種和公司高薪聘請的墨西哥玉米專家指導的一整套先進農藝。由于嘉禾種植的玉米抗倒伏能力強,可以比農民晚收獲一個月,玉米在植株上直接風干,省去了烘干環節。去年,實現了畝產1092公斤,比同等地力下農民自己耕種增產392公斤,5000畝增產收益達350萬元。由于品種統一質量好,玉米以每斤高于市場價2分錢被大型養殖場、加工廠搶購,不愁銷路。
 
    “先進的農機農藝,只有在集中連片的大地塊上才能出效益。公司前期投資了幾千萬元,如果沒有一定規模,成本都很難收回來。”孫海濱說。
 
    像嘉禾公司這樣的農業企業是山西承擔社會化服務的一類重要主體,此外,還有種植合作社、農機合作社、科技服務企業、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家庭農場等幾類主體。“無論哪一類主體提供社會化服務,我們都通過財政支持項目,引導他們聚焦服務規模經營。”敖軍說。今年,在壽陽縣統一安排下,嘉禾公司的托管服務也有了補貼,直接補給農戶,托管推廣的速度也加快了,比去年增加了5000畝,實現了萬畝全程托管。
 
    生產托管服務小地塊很難創造高效益,對此,晉中市榆次區眾鑫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王永崗深有感觸:“農民的地塊都是分散的,一戶農民10來畝地可能分布在村里好幾個地方,頭幾年干托管服務時,農戶都是單獨找上門來,開著機子從這家地里收完再出來去另一家,燃油、人力成本都高,跟農民收取的服務費也高。”
 
    今年,在生產托管項目的支持引導下,東陽鎮3個村子整合5500畝地連片推進,由眾鑫合作社提供托管服務,王永崗興奮地說:“成本至少能節約30%,其中,人工成本節約10%,燃油成本節約20%。以前,這幾個村子的農民找我們幫忙收割,前后得1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如今集中連片后,合作社的收割機都調動起來,3天就能收完。”曲沃縣經管站魏潔告訴記者,“去年,秦崗村集體經濟組織承擔起2000畝小麥制種基地的生產托管,托管服務項目區集中聯片,統一供種,統一技術,統一作業,統一標準和統一銷售,小麥品種統一、品質更高,價格也上去了!”
    
    引導小農戶參與是難點
    
    農民把地交給服務組織,最擔心的是地種不好、遇上災害怎么辦
 
    農業社會化服務對象是誰?敖軍認為,重點在于小農戶。“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已經實現了規模經營,山西有80%以上的土地仍在小農戶手里經營,補齊小農戶的短板,把小農戶納入規模經營的軌道上來,是當前更為迫切的任務。”山西的農業社會化服務支持項目,主要以支持服務小農戶的社會化服務組織為主。
 
    “想讓農民放心地把地交給你種,先要取得農民的信任。”晉中市匯豐農業專業合作社聯合社負責人智培林說。匯豐從最初成立時托管的200畝地,經過6年發展,如今托管面積已經達到7.6萬畝,服務農戶近7000戶,聯合社有農業企業3家、合作社44家、家庭農場7個。這一路走來成功的關鍵,智培林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帶著農民干、做給農民看,讓農民享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
 
    “一畝地種子優惠10元錢,每袋化肥優惠20元,合作社為托管農戶提供良種優肥,先進技術,畝產保守計算增收200斤。節本增收賬一算,一畝就要多收入200元。農民省時省力還增收,自然會把地托管給你。”智培林說。
 
    榆次區什貼鎮辛家莊村的辛志明從2016年起就把地托管給匯豐耕種,辛志明告訴記者:“家里的13畝地,每畝交800塊錢托管費,從種到收都不用管,合作社保底產量1500斤,三年下來,每年都能有1萬多塊錢的純收入。”辛志明平時外出打工,以前自家種地時,每年播種、收割都得回來倆月,工錢損失少說也有5000塊錢,現在他完全不用管,能安心在外打工了。
 
    農民擔心的是什么,地交給你種不好怎么辦?遇到自然災害怎么辦?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合作社在跟農民簽訂的合同中大都約定了保底產量,正常年景下都要高于農民自己耕種。如果遇到嚴重自然災害,農民和社會化服務組織共同分擔損失,再加上保險能彌補一部分,即便遇上極端的絕收,損失也在可控范圍內。
 
    今年,山西多地都遭遇了旱災。智培林說:“合作社托管的土地都入了保險,農民每畝地只需要交3.78元,政府補貼25元,就能獲得360元的補償。保險賠償一部分,合作社和農戶各擔一部分,算下來都能接受。”
 
    敖軍認為,風險是否共擔是土地流轉和農業生產托管最大的差別。土地流轉中,風險全部由新型經營主體承擔,由于流轉費用高,損失一年可能就無力周轉了。而農業生產托管,地還在農民手里,服務組織也不用付出高昂的流轉費增加種地成本,風險共擔,經營更可持續。“地還是農民經營,相比土地流轉把地的經營權交出去,農民更容易接受。”敖軍說。
 
    記者翻看嘉禾公司今年跟農民簽訂的合同時發現,合作方式有三種:每畝收服務費600元,次年交農戶每畝1800斤糧食;公司墊付服務費用,次年給農戶支付每畝900元收益;每畝收取600元服務費,承諾每畝增產200斤,如達不到,公司補齊。“農民覺得哪種可接受,就選擇哪種。合同簽訂的主體,有一家一戶的農民,一份托管合同七八畝、十來畝,還有與村委會簽訂的,村里出面組織農民參與,一份托管合同一二百畝……”孫海濱說,“這種靈活多樣的合作方式,贏得了農民和村委會的好評,促成了服務面積的迅速擴張。”
    
    堅持市場主導是原則
    
    服務價格、模式都由市場說了算,政府適當支持引導,兩股“力量”相輔相成
 
    “說到底,農業社會化服務是一種市場行為,政府的支持引導必須尊重市場規律,這樣形成的模式才能走得長遠。”敖軍說,“我們給農民農業生產托管補貼嚴格按照不超過30%的標準,價格由市場定價。”
 
    洪洞縣農經中心主任樊江平說:“我們在充分考察了縣里生產托管的服務費用后,給出了玉米收割每畝100元,秸稈粉碎還田每畝120元的指導價,這個價格不是政府拍腦門定的,而是根據市場價決定的。每畝30%的補貼直接補到農民,調動了農民參與托管的積極性。”
 
    在政府引導和市場主導兩股“力量”的推動下,洪洞縣探索出了“五位一體”的農業生產托管模式——“菜單式指引”即結合當地作業實際,制定了7種不同作業方式及對應價格補助的套餐組合,供農戶選擇。
 
“合同式托管”是指服務組織先簽合同后作業,先作業后補助。“保姆式服務”是指根據農戶的要求對部分或全部環節定向開展托管。“管家式經營”是指由政府牽線搭橋,村集體統一組織服務組織與農戶簽訂協議,服務監管全部到位。“網格式管理”即在適合集中連片機械作業的項目區,劃分作業網格,以500畝為一個單位網格,50畝為一個小格,由作業農機戶擔任聯絡人;大于兩個單位網格(1000畝)的作業區域,由服務組織理事會成員為負責人,負責網格區域內的耕、種、防、收等作業農時、作業種類的登記,以及區域中農戶與服務組織的雙向信息傳達和溝通。
 
    近三年來,這樣因地制宜的成功模式在山西各地全面開花。其中,翼城縣的“三級服務體系”頗有亮點。縣級農業社會化服務聯合體以山西新翔豐農業公司為主體,整合農資企業、農機合作社、植保合作社、糧食收儲企業等,為全縣的農業生產托管提供組織保障。鄉鎮和村級各設有聯系人。
 
    “看似復雜的機構設置運行起來其實很簡單,鄉鎮和村級服務人員各一名,在關鍵農時負責溝通聯絡,每天領100元服務費,四五天作業完成后,人工成本也就幾百塊錢。”臨汾市農經站吳臨平說,“一開始我還擔心三級機構運轉不下去,實踐證明很是靈活可行。”
 
    與之類似的是“屯留模式”。屯留縣以姚家嶺村姚鑫小雜糧種植專業合作社牽頭成立了縣級農業生產托管服務中心,根據全縣耕地特點推出了“三環節套餐”:套餐一適合東部平原地區,包含了以玉米機收、秸稈還田、深松深耕、旋地等為主的全套作業環節;套餐二適合丘陵地區,包含了秸稈還田、深松深耕、旋地等部分核心作業環節;套餐三以玉米機械化烘干為主,包含測土配方施肥、收儲等環節。率先在全國蹚出了山地、丘陵、平原全地域服務托管的模式。
 
    在這些成功模式形成過程中,都有一個共性,就是政府的引導作用要在市場的薄弱環節發力。比如凡是村委會出面統一組織協調的村子,農民的參與度、土地規模經營的程度就更高,而服務組織跟一家一戶的農民單獨去談,顯然不太現實。匯豐聯合社之所以發展到7.6萬畝的規模,也是因為智培林一開始就確定了通過村委會來發動農民的策略。
 
    “我們村是由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進行生產托管服務,有村黨支部做背書,農業生產托管推行得很順利,目前全村5000畝土地大部分都進行生產托管。”壽陽縣金穗種植合作社負責人王輝說。村里77歲的老人胡來生說:“我跟村里簽了6年托管合同,這幾年家里的10畝地每年都能有1萬多塊錢的收入,養老不用愁了!”為農民做了實事,村黨支部在村民中的威信也更高了。
 
    “接下來政府還要著力幫助服務組織解決融資難的問題。”敖軍說,“很多服務組織反映,需要先墊資提供生產服務,秋收后再算賬,這對服務規模比較大的組織來說是不小的壓力。如何為服務組織提供更好的金融保險等服務,我們還在不斷探索中。” 
******
信息來源:農民日報 2019-09-09

Copyright © www.xiamend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投資協會    京ICP備15043208號-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北里甲11號國宏大廈A座(國宏賓館)    郵編:100038
十大正规博彩游戏网站-最新博彩游戏官网平台-澳门博彩在线游戏官网_投资协会